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青橙年代】(番外一)【作者:brendondownx(萧明)
青橙年代】(番外一)【作者:brendondownx(萧明)
 字数:30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一:纪菲)
 
  舒华是平京育才中学的校花,纪建国是育才中学的篮球队队长。
 
  纪建国一直喜欢舒华,从高二到毕业工作。他工作努力,虽然钱不多,但是 只要能够得到的东西,就一定会给舒华买。舒华似乎被他感动了,两人真的谈起 了恋爱,一年后,舒华嫁给了纪建国。
 
  两人育有一女,取名叫纪舒。
 
  纪舒的母亲舒华有一个姐姐,也是极好看的,舒华姐姐有一个女儿,叫顾纯 熙,纯熙比纪舒大六岁。纪舒从很小就听说过纯熙表姐的大名,大概就是八岁就 发表文章挣稿费的天才少女之类的。
 
  纪舒很是像她母亲,从小生得漂亮可爱。不过除此之外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 小女孩。直到她五岁那年,母亲舒华不知为何抛弃了父亲和自己,甚至抛弃了娘 家的人,离开了家,独自去了鹏城,和一个官二代好上了。
 
  大概是出于某种扭曲的占有欲,舒华在抛弃纪建国父女二人之前,还以计划 生育和不愿意带套为理由,骗纪建国去做了结扎手术。
 
  结扎手术是会切断输精管的,使得男性不可恢复地失去生育能力。
 
  用舒华的话说,就算她攀上了别人,但是也不想篮球队长初恋男友和别人生 孩子。
 
  纪建国开始酗酒。经常喝醉,喝醉了以后就开始发酒疯。
 
  纪舒这时候才开始感觉到生活的痛苦。她的母亲离她而去,她的父亲常常喝 醉,然后就骂她,打她,似乎把她当成了仇人。也许是因为不幸的经历,纪舒迅 速的早熟。她一点不像五六岁的小孩一样,她忍受这生活的苦难,尽量不给父亲 和别人添麻烦。
 
  直到,纪舒六岁生日那天。
 
  纪舒一个人吃了几大包零食,算是悄悄地给自己过了生日,晚上十点了父亲 依旧没有回来,她就上了床,在被子里轻声许愿,「希望能有一个温暖的房子, 在那里,我不用提那么沉的开水壶,不用自己每天拖地。那里有一个大姐姐,她 抱着我,她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她的眼神是那么温柔,她从来不骂我,也不打 我,她会看着我,对我说,」纪舒,我爱你!「」
 
  纪舒想着,正向自己道着晚安,突然有人冲了进她卧室,一把掀开了她的被 子,她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那是他的父亲纪建国。纪建国眼里有着她从未 见过的疯狂神色,他单手将纪舒的双手捉住,另一只手就伸进纪舒的衣服里乱摸。 
  纪舒死命挣扎,却被他用大腿夹住了腰,纪舒能感觉到一根坚硬的东西,在 自己胸腹处戳着。
 
  「不,爸爸,不……」纪舒死命的喊。
 
  纪建国只若未闻,一巴掌煽了过去。打的纪舒脸都肿了。一手掏出那玩意, 一手掏掐住纪舒的脖子,就把自己的脸往自己吊上按。
 
  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纪舒哪里有力气抵抗,只能死死咬住牙齿,不让 他塞到自己嘴里。
 
  纪建国似乎有些不耐烦,又煽了纪舒几个耳光,嘴里喊道,「臭婊子,榜上 当官的了不起了,老子照样操你的嘴,婊子!」
 
  直打得纪舒的脸都失去了直觉,纪舒还是不张嘴,他又把纪舒按倒在床上, 一只膝盖顶这纪舒腿之间,就要顶开纪舒的双腿。纪舒只觉得就算使出吃奶的力 气也没有能把那只腿推开。
 
  纪建国用膝盖顶开纪舒的双腿,嘴里发出狞笑,便要用吊去戳纪舒两腿之间。 纪舒只觉得难受得宁愿死掉,竟然就吐了出来。她晚上吃得多,竟然吐一床,纪 建国闻着这样的臭味,也没有了性致。提上裤子就走了。
 
  纪舒跑去锁了门,又搬了椅子砥住门后面,才钻到了床地下。她又开始吐, 吐了两次之后,再吐不出东西,就跪在地上,弓着腰干呕。
 
  也不知过了多久,纪舒才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她听见了敲门声,只躲在床下发抖,终于父亲还是破门而入。 却没想到即没有打她骂她,还向她道歉,帮她收拾干净了床铺。
 
  这天以后,纪舒父亲不再打她,只是这令纪舒更加恐惧,因为她总是不时能 从父亲眼神中,隐约看到昨天晚上那种光芒。她觉得父亲,总是不时得摸她的屁 股,常常用那儿一根棍子抵着她,而且越做越过分。
 
  她想找人求救,却发现只要和大人接触,父亲都会盯着她,终于她趁着上幼 儿园的时候告诉老师,老师却告诉了她父亲。她被父亲关了两天,没上学没给吃 得,就只能在房子里饿了,直到她答应父亲,让他为所欲为,只要她还能上幼儿 园。
 
  在房间里憋了两天,身上又脏又臭,脸上又难看。纪建国大约是觉得煮熟的 鸭子了,也不急这一天,便没有当天日她。
 
  第二天,纪舒却找了个机会,偷偷溜了出去,她想找警察局,却也不知道是 哪里是警察局。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在街上跑着,谁看到恐怕都会觉得异常。纪 舒遇到两个好心人,问她家在哪里,她便说她想去警察局。到了警察局,她试探 了一番,发现警察似乎只是在敷衍她,便想问出她爸爸的联系方式,她就喊肚子 疼。又偷偷从警察局溜了出来。
 
  她直到走到实验小学,她想起这是她表姐顾纯熙所在的学校。死马当活马医, 便来找了顾纯熙。她随便问个人,竟然就知道顾纯熙在几班。
 
  顾纯熙看到自己表妹找来了,也是非常惊讶。上前拉住了纪舒的手,感觉到 她手冰凉,说道,「纪舒妹妹,你怎么来了?」
 
  纪舒眼里露出了哀求的神情,说,「姐姐,我有悄悄话想和你说,我们去洗 手间说好吗?」
 
  纪舒又旁敲侧击地问了些话,想看纯熙对父亲什么看法。顾纯熙什么城府, 哪里不知道有异,她便说,「怎么,和叔叔闹矛盾了?和姐姐说,我一定帮你!」 
  纪舒咬了咬牙,指指自己的下身,说道,「我觉得这里……这里……难受, 你,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顾纯熙觉得好笑,也不觉得帮小女孩看看有什么难为情的,便帮纪舒脱了裙 子,轻轻用手掰开缝隙。
 
  纪舒却趁纯熙一时不注意,却拉住纯熙的手就插到了自己的缝隙里,她死死 盯着顾纯熙,两行清泪从脸上滑过,哀鸣道,「表姐,救救我吧!
 
  如果你也不帮我,我就只有死了。「
 
  顾纯熙感觉到自己食指在小女孩的体内,似乎戳破了什么,鲜血顺着手流了 下来,这才明白问题严重如此。她问纪舒,「这是女孩子非常宝贵的东西,为何 要这样?」
 
  纪舒只说,「姐姐,您若救了我,什么最宝贵的东西都是你的。您若救不了 我,我这也是被父亲夺去。」
 
  顾纯熙几乎已经完全相信了纪舒的话,她轻轻的帮纯熙擦干净下体的血,说 道,「你永远是我的家人。」
 
  纪舒才接着把最近的事情一点点说出来。纯熙听得咬牙切齿,只问道,「你 还要这个爹?」纪舒道,只要纯熙姐能救我,我就一辈子是您的丫鬟。
 
  顾纯熙当即就带了纪舒回家,等到纯熙父母回来商量此事。纪舒发现纯熙在 家似乎很有威信,她父母非常信任她。
 
  纪舒在纯熙家躲了一周。
 
  一周后,纪建国进了监狱,顾纯熙父母领养了纪舒。她从此天天跟着顾纯熙。 
  一年后,纪舒执意改名纪菲:记住自己的过去就是一个错误。
 
  两年后,她升入实验小学。
 
  七年后,在表姐的安排下,她转学到了蓉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